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SC]我在FF7当红娘 > 第48章 可能性基本为零
    专业云养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www.as530.cn),接着再看更方便。
  萨菲罗斯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在他面前的克劳德可从没露出过这一面,他面前的克劳德从来都是害羞自持的,也许会在望向他的时候,眼里流露出来激动,脸上也会有激动的红晕出现,但是这样直接,而且……的话,克劳德是绝不可能说出口的。

  这就是酒精的神奇魔力了。

  萨菲罗斯正想继续问些什么,就听见克劳德继续说道:“银发精英俱乐部那些人收了我2000gil,说好的内裤却没给我……”

  萨菲罗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起来。“银发精英”俱乐部是神罗里士兵之间的一个组织,据说是他的后援团。他对这个只是有所耳闻而已,知道的并不多,却没想到克劳德……他勾起唇角,愉悦地问道:“克劳德,你也是‘银发精英’里的一员吗?”

  “以前是……”克劳德低垂着头,声音很低地回答道:“好不容易才考进去了,结果想要的萨菲罗斯的东西还是没有得到,还白花了那么多钱……唔……”

  咦,等等!克劳德这个表情……

  “克劳德,你是在哭吗?”萨菲罗斯心里有些慌乱了起来,只是脸上仍旧是一片沉静,他动作轻柔地把克劳德揽进怀里,一下下的拍抚着他的后背安慰着。

  然而克劳德并没有在哭,萨菲罗斯想多了。他只是开始回忆仍旧在神罗的时候的那些事情,并且为花了很多gil却还是没能得到的属于萨菲罗斯的那些东西而咬牙切齿。醉了酒的克劳德似乎坚定地认为自己仍旧还是那个才从神罗离开的小兵,而不是已经成为萨菲罗斯恋人的克劳德,并且为着那些自己好不容易才能得到的,将会是自己仅有的属于萨菲罗斯的东西而耿耿于怀着。

  而后,咬牙切齿的克劳德忍不住一口咬在了正揽着他的萨菲罗斯的胸口上。

  该,谁叫他总喜欢穿露胸的衣服。

  “唔!”

  萨菲罗斯无奈了,谁知道克劳德喝醉以后会是这个样子的呢?虽然他那副牙口咬起人来并不比怪物挠他一下疼,但是想想,咬他的可是他的男朋友,而且还咬在这个地方……不仅仅是情趣,还是诱惑啊。或者说……克劳德果然是想要和他酒后【哔】,才会顺从地喝下那么多酒,然后……然后一不小心发了酒疯?

  这样的话,如果真的顺从心意做了,第二天克劳德不会想要找个地洞把脑袋埋进去做一辈子的鸵鸟吗?

  但克劳德一点儿也不知道萨菲罗斯心里的挣扎,他用萨菲罗斯的胸肌磨了一会儿的牙,就放开了他男朋友可怜的肌肉,看到上面的牙印和留下的水渍,克劳德甚至下意识的伸舌头舔了一舔……这动作让萨菲罗斯的肌肉情不自禁的一抖。

  “咦?”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克劳德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意儿一般,伸手把萨菲罗斯胸前的那块肌肉摸了又摸,甚至嫌弃他遮挡了些许的衣服碍事,还将它往两边扒拉了过去……萨菲罗斯觉得更煎熬了,并且决定,要开始实施最后的那个计划。

  反正克劳德现在的动作完全就是在引诱自己吃掉对方,那么真的顺从了他的意思也没有关系的吧?那么……就这样和克劳德成为一体吧。

  他要……

  心底里的那个单词还没能完全蹦出来,克劳德那边就出了新的变故,

  似乎是对萨菲罗斯的胸肌失去了兴趣,克劳德很快就住了手也住了口,他往旁边四处看了看,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露出兴奋的表情站起身来:“我要……去萨菲的家……”

  萨菲罗斯: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啊……

  “我要……偷萨菲的内裤!”

  ……这个就……

  萨菲罗斯再次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两个人都是情侣关系了,还用得着这么在意之前没得到的那个内裤吗?不过想想克劳德现在被培养出来的钱鬼特性,萨菲罗斯觉得,关于克劳德是真的在意那个,还是在意gil,其实是个不能去深究的问题。

  即使是醉酒的状态,克劳德的行动能力仍旧是惊人的,他甚至没能丧失多少平衡能力,从沙发上站起来之后很快就往玄关奔去,开门,冲出去,关门,一气呵成,连前神罗英雄萨菲罗斯都没能反应过来,只愣愣的看着他跑出去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个醉鬼竟然自己跑去了街上……

  他连忙跟上克劳德的脚步跑出家门,然后在街角不远处的路灯下方找到了正抱着路灯往上爬的克劳德。

  萨菲罗斯艰难地笑了笑,也不去管路边围观看热闹的行人,伸手将已经爬上去了几米的克劳德拽住问道:“克劳德,你在做什么?”

  克劳德:“偷内裤。”

  萨菲罗斯:“???”

  那里没有内裤啊孩子,那里就是个路灯,以及路灯上的广告牌……等等,广告牌?

  萨菲罗斯看了一眼广告牌上的广告,恍然大悟之余又是哭笑不得,他继续劝说:“那个是假的……”

  “不,就是那个。”克劳德坚定地说道:“那个……够大。”

  萨菲罗斯:“……”

  不,即使他很大,也绝不可能达到那个尺寸的,克劳德别再给他增加什么奇奇怪怪的人设了,还有路边的行人眼神已经很古怪了……虽然醉鬼的话不可信,但是热闹还是非常可以看的,他明白。

  好吧,只希望第二天的新闻里不会出现相关报道,也希望这周围的围观者不会有一个心血来潮忽然开直播……

  萨菲罗斯在心里叹气,还没来得及继续劝说醉鬼克劳德,克劳德就已经放弃了爬上路灯的想法……虽然他不是怕不上去,但显然,这家伙是嫌弃爬上去太费事儿了,他从上面滑了下来,然后双手抱住路灯底座,一个用力,活生生把好好一个路灯从地里拔了出来。

  路灯不甘地闪烁了几下,最终归于黑暗,而这个罪魁祸首还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表情,眼见着就要硬生生把路灯拖回家……

  萨菲罗斯,萨菲罗斯他感觉自己的头更痛了。

  而克劳德总算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这么拖着路灯转身回了萨菲罗斯和他的屋子,而萨菲罗斯在看了地上一片狼藉的路灯遗迹之后,立即转身,决定先哄着他把路灯交出来再说。

  反正……今晚的计划必定是不能完成了的,那就先处理一会儿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吧,至少要把路灯还给别人才行……

  只是一回头,萨菲罗斯就开始头疼了,身后已经没有了克劳德的身影,也不知道是拖着那路灯往哪儿跑了……

  而另一边,克劳德正拖着已经被从路灯上拆下来的广告牌,半拖半抱着往前走,不过走的方向并不是萨菲罗斯的住处,而是他自己的屋子。因为一些私心,他和萨菲罗斯的房子离得很近,再说以克劳德的体质,即使醉醺醺的也能顺利找到自己的家门,因此不过几分钟,他就顺利从大路上走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又好容易拿出钥匙打开门……

  等萨菲罗斯终于找到克劳德的时候,就正看到克劳德把广告牌往家里搬的一幕。

  只是现在的克劳德显然脑子还是不太清醒,他就像是叼着长木棍的狗要通过窄小的栅栏一样,一下下的被门框阻隔而无法顺利进去,不过他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一次次的尝试着,只是越尝试,脸上的表情就越沮丧,最后甚至将广告牌往地上一丢,一个箭步钻进了屋子里。

  萨菲罗斯见状,虽然不知道克劳德打算做什么,但也立刻跟了进去。他没有去管门口的广告牌,而是跟着克劳德进入了屋子,并且顺手把门关上了。

  “克劳德?”

  “……嗯?”已经被酒精蒸腾上脑的克劳德完全认不出来眼前的人了,他眯着眼努力的看了萨菲罗斯的脸半晌,用嘟囔一般的语气说道:“你……进我家来干什么……”

  “至少还知道这是你家……”萨菲罗斯苦笑,正要说什么就见克劳德转身往门外走去,手里正拿了一把……斧头?他连忙追上去,问道:“克劳德?你要干什么?”

  “我要把萨菲罗斯的内裤……带回来!”克劳德举着斧头坚定道。

  “……那真的不是我的……内裤。”萨菲罗斯艰难说道。

  他几步上前,双手一环就把克劳德桎梏在了自己的怀抱中,而克劳德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动不动的任他抱着,片刻后才转头看向萨菲罗斯,迷茫地说道:“你……好熟悉……你是谁?”

  萨菲罗斯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他只知道,下次一定不能让克劳德喝酒了,不然下次还不知道克劳德会把什么东西认成他的内裤,或者他的其他的什么东西……不过,至少克劳德已经开始觉得他熟悉了,这是一个进步。

  不过,以后他们还可以更熟悉一些。

  想到这里,萨菲罗斯不由得嘴角勾起一个柔和的微笑,他靠在克劳德耳边轻声说道:“你觉得我是谁?”

  听了他的话,克劳德也就努力睁着迷蒙的醉眼去认眼前这个将他紧紧抱住的人的脸。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他的眼前一片迷蒙,仿佛一切都在天旋地转,这让头脑昏沉的他根本看不清面前的人的脸,但是,那一片带着蓝的银色他还是认识的。

  克劳德喃喃出声:“萨菲罗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小说排行榜2020 西甲赫塔菲| 算命网免费算命 大全| 测八字算命 免费| 八字算命| 在线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 周易婚姻算命免费算命| 免费算命网最准的网站| 请问算命的说孩子是童子怎么办| 免费测八字算命属猴| 免费生辰八字算命详解农历| 算命小说主人公小天| 免费算命2020年个人信息| 在线算命免费2020年| 脚趾算命图解| 算命app| 周易算命官网| 算命网免费算命 大全一生运势| 新浪算命官网| 2020年算命| 批八字算命最准的生辰八字算命| 算命免费2020年学业| 占卜算命图片| 算命有什么好听的名字| 2020算命一年运势| 算命电影徐童| 称骨算命| 脚趾算命图解| 仙婆算命为什么这么准| 算命准吗知乎| 为什么算命的说得很准| 八字免费算命| 算命大师是学霸类似小说| 算命准吗能信吗| 农历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算命不给算是什么意思| 中国最准的免费算命网站在线| 卜易居算命准吗| 算命准的恐怖经历| 算命抽签老鼠拉木锨| 在线算命| 算命财运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