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太傅,今天要抱抱 >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s530.cn
  到底是宁雪渊的宅邸,不一会儿就有下人把消息告知了宁雪渊,听闻白樾上门,她吓得差点头皮炸开。

  师兄殒身时,白樾虽然年幼,但必然是记得清楚父亲的模样的,若是就这么让他撞上房里那人……

  宁雪渊不敢往下想。

  宁雪渊急切地折回秋水苑,她一路上只能祈祷白樾千万别撞上曜一。

  然而……

  “他是谁?他为什么在这?”白樾仿佛一只应激的幼兽,在遇到无法理解的事物,本能地感到害怕,而为了掩藏害怕,他表现地十分愤怒,手里幻出云月剑,准备随时给眼前的曜一致命一击。

  曜一早就感知到白樾入内,他在宁雪渊到来前,握着长刀,一副要与白樾殊死搏斗的状态。

  宁雪渊赶紧拦在两人中间,尝试语调轻松地将这事缓和下来。

  “他叫曜一,是臣去神山敬拜的时候,在路上捡的。”

  “捡的?”白樾根本不信,那皱起的眉头仿佛在说“你宁雪渊会随随便便在路上捡个人回家,逗我玩呢?”

  当然,宁雪渊无论如何也不敢告诉皇帝,曜一其实是暗杀组织“宵”的头目,更不敢提,这个“宵”很有可能就是一直以来要杀他的那伙人。

  有太多谜题没有答案,在找到线索之前,她必须要保证曜一的安全。

  出于这个考虑,宁雪渊随口编纂了谎言:“曜一他被仇家追杀,受伤恰好落在我车前,瞧着可怜,便随手搭救了。”

  你宁雪渊是那种会瞧着人可怜,便随便救救阿猫阿狗的人?白樾望着宁雪渊,面上还是疑着。

  见白樾还是不信,宁雪渊决定求助在身后跟来的黄语芊,“是吧,夫人。”

  夫人?宁雪渊也只有这种时候会给予自己这样的称呼。黄语芊神伤。

  但这是一个可以让宁雪渊欠自己人情的大好机会,她自然乐得演戏。

  黄语芊赶紧站到宁雪渊一派与皇帝道:“陛下请放心,这人的确是我们救的。至于他到底是谁,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大人和臣妾都会一一查清,断不会让他为非作歹,祸及他人。”

  见黄语芊都出来作证,皇帝只能作罢,但瞧着那与父亲极其相似的面容,白樾怎么都不心安。

  宁雪渊是为了给父亲报仇,才选择入朝为官,也是为了追查父亲的死因,才选择继续留下,陪在自己身边,他所有一切都是为了父亲,那他对父亲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呢?他们之间曾经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想到这,白樾一股醋意翻上心头。

  难道他对父亲……

  白樾被自己的荒唐想法吓了一跳,他不敢再去细想,更不敢直接这样去问宁雪渊,他怕得到的答案会摧毁掉现在拥有的一切。

  他喜欢宁雪渊,他只容得宁雪渊看着他一人,爱他一个人。

  日后,当李桐生问起“若宁大人不爱陛下,当如何?”

  白樾碾碎了握在手中梨花枝头,狠狠地回答道:“如果他不爱孤,想要离开,孤也不会放他走。孤会囚禁他到死,折断他的腿也好,刺瞎他的眼睛也好,只要他能留在孤身边,就足够了。”

  这便是他喜欢宁雪渊的决心。

  宁雪渊被白樾眸子里闪过地一瞬杀意给吓到。

  她算是了解白樾的,这孩子,敏感,多疑,对于危险的认知远超于其他人。且不说曜一的身份,光是这与父亲相似的面庞便要叫他警觉许多。为了打消皇帝的疑虑,她屏退所有人,与他坦白。

  “想必陛下与臣一样,也觉得惊异,这人与先帝长得颇为相似,臣着实放心不下,所以才圈在家中,不敢让外人知晓。生怕有心人利用,对陛下不利。”

  “还是雪渊考虑周到。”白樾点点头,表示曜一这人就放心地交给宁雪渊去处置,随后便摆驾回了宫。

  可宁雪渊并不觉得白樾是完全信任了她,他们分别时候的气氛很冷,犹如这即将带着万物即将进入死亡的晚秋一样。

  的确她的直觉很准,白樾在离开之前,叮嘱守澜看紧曜一,宁雪渊和他之间有任何异样都要禀告给他,如果有必要,“格杀勿论”。

  此时的白樾还没有料到,这样的举动,反而给他跟雪渊之间埋下了一根拔不掉的刺。

  皇帝安然离开,宁雪渊总算松了口气。

  她再也经不住这般一惊一吓,便决定待事情有些进展时便跟皇帝和盘托出。

  好在曜一无恙,看上去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

  宁雪渊每日上朝回来,便与他相处,想要从曜一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事来。

  可曜一仿佛凭空出现,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为谁而生,虽行为举止与常人无异,却总让人觉察到一些奇怪的地方。

  比如,他没有长时的记忆,回溯的时间都仅在这一年之内。关于“宵”的存在,他没有统领全局的实在感,背后操纵地那双大手,他既想不起来名字也描述不出样貌。

  “他仿佛像个假人一样。”在给曜一把脉后,黄语芊惊异道。

  曜一没有灵潭,他的灵力不似别的灵人那般由内而生,自万物而始,他只能依靠外界的补给来维持行动,比如吸食妖兽的丹核。

  发现这一点,也纯属是个意外。

  那天,宁雪渊照常询问曜一一些问题,不知何处惹到曜一,这人突然发狂,整个人犹如野兽一般不受控制。他身上的灵力倾泻而出,将整个秋水苑撕得乱七八糟。为了不伤及宁府中他人,宁雪渊不得设下灵障,卸掉伪装,与曜一交手,将他强行压制下来。

  可曜一的灵力远在宁雪渊之上,他一个反扑便将宁雪渊死死地压制住,一把咬住了她的血肉。

  就在他以为曜一要杀死自己时,宁雪渊伸手利用身上的丹核引开了曜一的注意,得了空隙才将人控住。

  那个丹核是她在海樱密林遇险时,明嘉王当着她面杀死的虎狮兽的丹核。她起初是不肯要的,后来明嘉王为了祝贺她娶了黄语芊,便叫人打磨了丹核,做成了配饰送来。明嘉王死后,她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情,便将这丹核一直佩戴在身了。

  看着曜一捧着丹核,疯狂吸食的模样,宁雪渊这才意识到,比起他是什么“宵”的组织头目,曜一更是一个被操纵的可怜人,而那幕后要害白樾的,是一个多么丧心病狂,丝毫不值得同情的存在。

  曜一吸食丹核之后没有多久,便安静下来。

  宁雪渊本来以为他已经无恙,却没想到突然曜一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接连几日昏睡不醒,灵医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眼见着人憔悴衰老下去。

  心急如焚的宁雪渊只能找来跟着师父云游四海,见多识广的师兄肖枫。肖枫看完,摇摇头告诉她,“这人根本不是人,是拿人骨灰,用秘术铸造的蛊人,它变成这样是因为离开主人太久,身上注入的魂灵开始逸散了。”

  蛊人?魂灵逸散?宁雪渊对这些东西十分陌生。

  在肖枫的解释下,她才知道,这是在蛮荒地界上流传千年,一种可以生造活死人的方法,只要在人死后四十七天内,将肉身和稀土炼化成土陶俑,注入早已经收敛好的魂灵,再施展以死而复生的秘术,便可成一具完全听从于自己意识的蛊人。

  此法阴狠且有悖人伦,每一道工序都有着无法琢磨的可怕之处,而那死而复生的秘术更难为常人所习得,是以世人都只当是传说。今日宁雪渊亲眼得见,很是震惊。

  “这秘术,最诡异之处,便是它的魂灵要以心头生血维系,它离开主人日久,这羁绊也越来越淡薄,恐怕活不了多久。”

  肖枫无奈给曜一下了判词,他也被曜一那跟白焕近乎一模一样的脸给吓到,正因他了解蛊人的存在是一件恐怖而可怕的存在,他才会提醒宁雪渊。

  “你最好去皇陵看看,我怀疑,这个蛊人是拿师兄的身体做的。”

  是夜,宁雪渊和肖枫便一起潜入了皇陵。

  昏暗的墓道,脚下是带着幽冥味道的泥土。

  这是自师兄死后,第一次造访这个地方。

  那场盛大的国葬,还犹然在昨日。

  那些撕心裂肺地哭喊,那些抹不掉的红色河流,也依然在午夜梦回时毫无征兆地造访。

  那个悔恨自己力量薄弱,一心想要报仇的少女,如今也得以以另一种身份降宁。

  通往主棺的这条路,每一步都仿佛在拷问宁雪渊的这十年。

  是否问心无愧,是否坚定不移,是否能守住往日的那份承诺。

  宁雪渊走到那放着棺椁的主墓室,挥手用灵力点燃四周壁上的灯火。

  这主墓室十分简单,没有繁复的壁画,没有众多的陪葬品。许是白焕死得仓促,下葬得也仓促,比起其他的皇陵,这里显得太过寒酸。唯独能彰显他帝王身份的,只有那黑水的沉棺,雕刻着山河日月,镶嵌着星辰海珠。

  宁雪渊有种英雄仓皇落幕的悲凉,她不忍靠近,颤抖地手在阻止她打开这沉重的盒子。

  她怕师兄躺在里面,自己不得不直面当年的惨事。她又怕师兄不在里面,证明了他死后还为人所利用,不得安宁。

  肖枫知道她难以面对,伸手握住了她,想让她安心。

  终将是要面对这一切的。

  宁雪渊伸手运了灵力去推棺。

  突然,那棺椁像是被触发了什么机关,竟然蹦出十几道繁复的灵阵,将宁雪渊和肖枫挡在数丈之外。

  肖枫瞧见,脸色惊慌大喊:“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小说排行榜2020 西甲赫塔菲| 2020年算命| 算命的话可信不| 爷爷会算命小说| 生辰八字算命婚姻配对免费测试| 算命真的准吗 生辰八字| 算命最准的大师| 在线算命免费360| 周易算命免费测八字| 在线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 算命大师是学霸类似小说| 免费生辰八字算命详解免费测八字| 免费算命一年运势| 在线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命免费算婚姻| 算命准吗知乎| 姻缘算命配对| 面相算命图解| 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 免费最准的老黄历算命下载| 算命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算命软件哪个最准最全| 免费测八字算命合缘分| 算命真的准吗知乎| 算命大师在线咨询免费| 算命图片| 2020免费算命一年运势狗| 周易八字算命免费百度| 算命大师是学霸txt下载| 算命的知道我姓什么| 会捉鬼算命的女主小说| 算命的人说的话可信吗| 周易免费算命官网| 在线算命免费算学业| 2020免费算命一年运势羊| 免费算命生辰八字运势| 仙家算命真的准吗| 请问算命准不淮| 精品算命网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都市算命小说| 华盛算命官网| 免费在线测算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