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谷神 > 第98章 阴鸷 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as530.cn
  梅十一是被一阵吵架声吵醒的,他睁开生涩的眼睛,簇起眉头没好气的看着床榻边上的两个人。

  大概是没睡醒,他眯缝起来的眼睛太过狭小,竟然没引起年轻人的主意。

  况宝说:“我白吃你的了还是白喝你的了?让见到我就跟见到个仇人似的?不就是骗你一点儿小事吗?你跟我表哥学了那么长时间,一点长进都没有,要是你,你能背叛你爹吗?自己不长脑子还嫌别人骗你!”

  谢云珩大概是在这场口舌之争中落败了,尤其是那句“不长脑子”,让一向自诩聪明过人的少年自尊心严重受挫,可转念一想,况宝的话好像也是那么回事,他一时间又没找出反驳的理由。

  秉承“梅氏训言”,谢云珩一向对那些嘴上不留德的人保持中庸的态度,这样做虽然看起来是自己吃亏,捧杀的结果往往可以让对方越来越肆无忌惮,然后被别人揍。

  不过这一次他却怀疑起来,梅十一教他的这招对况宝此人到底有没有用。

  意气风发的少年到底没忍住:“别把你一肚子坏水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自己什么人自己心里清楚。”

  梅十一翻了个身,没好气地把被子拉过头顶,想用行为来表示让他们滚蛋的态度,可惜孩子们看不懂,带着一股邀功邀宠的态度,异口同声地喊他。

  “表哥……”

  “哥……”

  梅十一不应声,把被子抱得更紧了。

  谢云珩比心机比不过况宝,刚要开口就听到况宝说:“洛大哥来了!”

  洛大哥的名号果然好使,梅十一立刻掀开被子,回身朝外望去,然而屋里除了笑得险既阴又诡谲,好像一只不怀好意的黄皮子似的况宝,和气哼哼的谢云珩,就只剩下穿堂入室的冷风了。

  梅十一不吭声地拉上了被子,下一刻就被开怀大笑的况宝拉了开来:“表哥,你别装了,这都晌午了,该起床了!”

  梅十一眼睛微微睁开,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阿珩,你去看看外面是不是下雪了,怎么这么冷?”

  谢云珩听这话没头没脑,立刻明白过来梅十一是有话想对况宝单独说,便起身说道:“我再去给你拿个火盆过来。”

  梅十一点头,眼睛移向况宝:“你怎么在这?权舆呢?”

  “去给你做吃的去了,表哥,你可真是个福气人啊,你说人家洛大哥提马□□的上阵,还受了伤,回头还得伺候你,你过意得去吗?”

  梅十一慢慢转动眼珠,懒洋洋地坐了起来,一边拿起衣服抖了抖套在身上,一边说道:“你管天管地,管得着他乐意吗?”

  况宝看着某人身上的牙痕,简直惊掉了下巴。

  “看什么看,就是他咬的,”梅十一眜了况宝一眼,想想又不无炫耀地说道,“哎,真不懂,你说他瘸着一条腿还闲不住嘴是怎么一回事?你回过头去,别看,我这光着腚呢!”

  “都是男人……”

  “那也不给你看!你回过头去!”

  况宝僵硬的别过脖子,听梅十一跟他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干什么?说吧,我听着呢!”

  况宝抿着嘴唇:“我今天才知道我大哥不见了。”

  “都是你‘投敌’之前的事儿了,据说是趁乱跑的,神不知鬼不觉,连门都锁得好好儿的,就跟告别了似的。怎么,你娘没跟你说是怎么回事?”

  “她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梅十一的神情有些游散,声音不复平时的嬉笑怒骂,一时间竟有种阴森的味道:“你二哥怕事情败露,想杀人灭口,我救了他。”

  况宝猛地一回头:“你把他藏哪儿了?”

  “我这穿裤子呢,你看着我,我不会系腰带,”梅十一的语气里燃着一股枯燥的恶火,疲竭地眯缝着眼睛,等到况宝不以为意的扭过去头后,他才继续说道,“这我不能告诉你,毕竟你是他弟弟。”

  况宝刚要扭过头去,想想又止住,以一个怪异地姿势望着空中,好像在跟一只看不见的鬼说话:“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有点儿别的意思?”

  “你就当是吧!”梅十一穿上了裤子,耷拉着两条腿在床沿上,弯身去拾鞋子。

  况宝侧目望着他,斑斑点点的怀疑从中流露了出来:“表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都跟你说了吗?我激怒我哥和‘投敌’,那都是提前设计好了的,我是为了巫州城的老百姓甘做牺牲……”

  梅十一提鞋的手顿了一下,他方才不胜厌烦,有些话是刻意说出来的,但这片刻之后,他竟然又有些后悔,于是改口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是万盈盈那事,那是你的杰作吧?”

  况宝一撇嘴:“何以见得?”

  “我问她是你大哥还是你让她去勾搭你二哥的,她不敢说话,反问我况宏是谁?这叫欲盖弥彰,她以为她那么说,我就会觉得他是在为你大哥撇清,只要我觉得她是在为你大哥撇清,那这件事就跟你没关系了!可要真的是你大哥的话,她看他那要死不活的样,一定会出卖他,她会为我说话,然后让我去帮她,但是她没有那么做,这足以证明,让她去干那件事儿的人那天也在场,而且活得还好好的——活得好好的,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威胁,你很厉害,一箭三雕,叼了你大哥,叼了你二哥,叼了我。”

  况宝抿起嘴唇,闷闷不乐地看着梅十一:“你为什么不怀疑是我二哥干的?”

  “没错,就是你二哥干的,你二哥想利用万盈盈让你大哥不得好死,可万盈盈的藏身之地又是谁偷露给你二哥的?是你,你把消息透露给了你二哥,你二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用万盈盈陷害你大哥,可惜他算错了,他没料到你的目的其实是他。你二哥就要成为世子了,你大哥对你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但要是在册封大典之前,你二哥能出点意外就不同了,你可以让你大哥去捉你二哥和万盈盈,诬陷他们勾结或者私通,还有那把刀,我估摸着你想让万盈盈杀了你二哥,然后再嫁祸给你大哥,只是没想到你二哥会先行一步,把你大哥结果了。你二哥和你的想法一致,只是没想到,我横插了一脚,他干脆就诬陷起我来。”

  况宝笑了笑:“表哥,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但是真的真的不是我!我刚刚找到万盈盈,她就溜了!那个女人她鬼心眼儿那么多,我怎么知道她跑哪儿去了?又怎么知道他能跑了我二哥怀里?我总不能在王府里大张旗鼓的找她吧?”

  “说得在理,”梅十一赞同地点了点头,“你二哥费尽千辛万苦,等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找了这么个一举把你大哥拿下的机会,表面上他是得手了,可你娘没走心,她这么祸害你大哥,你爹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因为公主,才不好把这件事情追查下去罢了,所以只能顺势而为。你在文武百官面前阐述你二哥的罪过,故意让你父王把你驱逐出去,然后投靠蛮人,借机成为内应,如此一来,就算百官当时对你有所怨言,事后也会恍然大悟,盛赞你长江前浪推后浪,有眼光、有勇气、有谋略,你在百官心里种下一颗祸心,只要这次能成功地击退蛮人,他们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信了你的话——你是个能人,而能人的结果就是让他们重新审视你二哥,一旦你二哥有一点儿窝囊,他们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你二哥就是个祸国殃民废物,只有你才是巫国之主的不二人选!先是想铲除你哥,行不通后又立刻改变主意,去讨好你父亲,给你父亲献这招苦肉计,其实你真的做什么了吗?没有,你不过是在贺乔那里住了几天而已,有没有你,贺乔都会攻城!可你却一举三得,得了百官对你的赞扬,得了你父亲的青睐,顺道把你大哥和二哥都挤到了一边去!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手段很高,但这不是你的风格,告诉我,你去贺乔那里投诚,是谁的主意?”

  况宝眯起了眼睛,不假思索道:“洛大哥。”

  梅十一一怔。

  况宝凝视着他每一丝的表情变化,笑得更幽深了:“怎么了?洛大哥不会没告诉你吧?”

  梅十一心想这小子有意离间他和洛原俩,要是以为否认反而会让人觉得他们俩感情不稳定,因此直言不讳:“没有。”

  况宝道:“其实用万盈盈引我两个哥哥争斗,也是洛大哥的主意。”

  梅十一伸出一根手指:“你等一下,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是权舆在给你出主意,让你们兄弟相残,然后又把你‘送’到了蛮人家门口?”

  “没错!”况宝起身,伸了伸懒腰,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被我父王叫住的之后,洛大哥去找我,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为了王权不惜与父兄反目成仇的例子太多了,‘停尸不顾,束甲相攻’,这种事古来有之,只要目的确切,条件合适,蛮人为什么不相信呢?表哥,你想到的,没想到的,洛大哥都替你想到了,他只是不说而已。”

  “所以你就利用他?”

  况宝紧紧盯住他的眼睛,反唇相讥:“你就没利用过他?”

  梅十一呆住了,不可否认,况宝虽然利用了况宏,利用了万盈盈,甚至是洛原,可在这盘棋局里,他才是操纵者,如果没有他的暗示,没有他那些就算得上明码标价的铺垫,洛原一个清高到眼里容不下任何阴谋诡计的人,怎么可能为他去行这等污秽之事。

  不止洛原,这世上所有的人他都骗过,所有的骗子、恶棍、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青楼里的漂亮女人、天真无邪的小孩……哪怕对他掏心掏肺的人,他都骗过。

  哪怕仅仅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招呼,都是蓄谋已久,哪怕是点头哈腰,他的怀里都揣着把刀。

  他自知他气恨的不是况宝,乃是一个被揭穿了的险恶的自己——人怎么会那么甘心就承认自己卑鄙呢?

  况宝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地说道:“世人觉得我坏,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其实我最够义气了!”

  “这话在理,”梅十一语调阴沉,“要是你大哥死在了王府里,你爹肯定会以为是你二哥赶尽杀绝,所以你娘肯定会阻止你二哥明目张胆地去杀你大哥,她会循序渐进,不让你大哥见到你父王,最后把你大哥困死。”

  况宝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你把我娘琢磨透了,她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是你派人去杀你大哥的,你想为你二哥在你父亲心里种上一把剑。”梅十一冷笑道,“说吧,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是想想我炫耀炫耀你的本事吧?”

  “想告诉你一些……除此以外的真相。”

  “我要真相干什么?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万一我被人灭了口怎么办?你表哥我可是个惜命的人。”梅十一抬起手,活动着手腕,故作淡风轻地说。

  况宝依旧是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就算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思无咎其实就是越王之子梅聘,你也不想知道?”

  梅十一的呼吸明显滞了一下,苍白的脸板得好像一块砖,然而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又笑了起来,好奇地往前探了探身,如锋芒般地逼视着他:“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要比你们想象的多得多。”况宝将双肘撑在案桌上,微微前倾,盯着梅十一昏昏沉沉的眼睛,“表哥,你不能怪洛大哥,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你和我,都有想得到的东西,为了这些东西,哪怕万劫不复,也不会放弃,洛大哥只是不想让你置身到危险当中而已。”

  梅十一听着况宝这番威胁的意味,紧紧咬着牙:“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放心吧表哥,我不像你,我不会弑父,”况宝兴致勃勃地说道,“我只要安宁公公主。”

  梅十一的脑袋瓜子“轰”的一声,他的手无端地一哆嗦,想起那把冷幽幽的黑剑刺穿人体的感觉,就像刺穿一个柔软血包,男人发出垂死的哀鸣,他也跟着剧烈地挣扎,这时候却有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直到那个男人颤抖的心跳再也不能隔着冷铁传到手心。

  血像黑色的墨大片大片地泼洒而来,所有的挣扎都在那只大手里偃旗息鼓,小孩狠狠地打了个激灵,下一刻却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那一声吼叫就像世界末日里等不到渡河棹的绝望,剥夺了他世界里所有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小说排行榜2020 西甲赫塔菲| 女主会算命的小说| 算命纪录片百度网盘| 算命图片大全| 最准免费八字合婚算命| 免费算命财运| 姻缘算命准吗| 免费测八字算命运| 139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2020免费算命一年每月运势| 算命婚姻免费测试| 中国十大算命大师| 算命电影纪录片|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 大全| 算命图片大全集| 算命最准的网站| 在线测名字八字算命| 在线算命免费最准的网站| 抽签算命观音灵签| 姻缘算命祥安阁算姻缘| 免费算命生辰八字| 婚姻算命免费算姻缘| 风水算命类小说| 千万不要给信佛的人算命| 免费测八字算命看命运周易| 手机号码吉凶查询算命| 电脑算命免费网| 算命图片大全|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狗| 算命软件准吗| 中国算命网 免费不要钱的| 看八字免费算命| 算命网站哪个最准 易安居| 脚趾算命图解| 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算命2020年运势| 算命纪录片未删减| 八字算命婚姻最准仆易居算命大师| 算命是真的吗|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 最准算命网吓人| 周易八字算命免费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