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阴冥经 > 笛
  “呼!”

  临近之时,庆全手中的铜棍劈头就砸了下來。

  易仙暗中运气武势,旋手臂一伸,“啪”地一声,生地将铜棍攥在了手里。

  庆全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他自己有多大气力他比谁人皆清楚,往常时分,这一棍砸下去,古太老木皆能给砸碎。

  “呔!”

  庆全使劲将手中的铜棍向下压,但易仙就是纹丝不动,手臂连个弯皆不带有。

  就在这时,易仙忽然暗中用劲,将铜棍向下压了一下,借势跃起,飞起一脚就朝着庆全的心口踢去。

  庆全忙侧身避开,同时且特意使坏的松开手中的铜棍,想使易仙无从借势。

  不得不说,他这点小聪明且是有点作用的。

  易仙一下子觉到他手臂所支撑的地方,好似是空气一般,沒准备好,身形已有点歪了。

  不过,到底是身法超绝,他情急之下,横在半空中的身体翻转了一圈,变成脸朝下,背朝上,旋双手拼命向地上忽拍,借此势,易仙终跟着将身体直了起來,双脚平稳沾地。

  庆全瞧得之后,暗叫一声好,同时心下在震鼓,他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一号人了。

  …………

  被庆全小地这么戏耍了一下之后,易仙目瞪着庆全,旋双掌一分,就拍了上去。

  庆全往旁边一跃,躲过去之后,右脚向旁边一划,脚尖顶在地上的铜棍中间,旋用劲一挑,铜棍便飞了起來,旋庆全拔地而起,在半空中接住铜棍之后,双手一齐用力,瞬势砸了下來。

  瞧得这个气势,易仙可不敢生接了,他随手挥出一掌,庆全一愣,稍微偏转了一下身形,就是这么一下,准头已沒有了。

  易仙趁机展开身法,飞快地缠了上去,庆全的气力实在太大,和他生拼,短时间是占不到便宜的。

  站在一旁的狂狼,心下是在嘀咕,他沒想到一山贼的头子,武竟且不低,虽瞧那动作皆是些野路子,但就是管用啊。

  这跟易仙一直沒有拔出惊鸿剑有关系。

  …………

  庆全的铜棍,舞在手里虽然很有气势,却无法奈何易仙。

  易仙巧妙躲闪地同时,且不停地用双掌去扰他。

  近战缠斗之时,铜棍的劣势就显示出來了。

  庆全知这一点,旋找准空当,抽身往后一腿,将铜棍扔在一面,举着双拳就冲了过來。

  “砰”易仙毫不示弱,以拳对拳,顶了上去。

  一眨眼地工夫,二人就分來开來,易仙觉得他的拳头有些微酸麻,而庆全,则是有些疼了。

  …………

  沒等庆全喘息,易仙便冲了上去,这一回他收起了戏谑之心,开始全势相赴了。

  十几个回合之后,庆全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易仙的每一掌,不仅劲道甚大,且角度刁钻,有时候分明是朝着心口拍去,可是当庆全双手格挡之时,他忽然变化成拳头。

  很快,庆全的体力渐有些不支了,易仙找准机会,是用手指假意戳向庆全的眼珠子,等到庆全匆忙举起双臂格挡之时,他便飞快地变换方向,手指迅速下划,直接卡在了庆全的手臂上,旋身体跟着向前一拱,直接用肩膀将庆全给顶了出去。

  这且不算罢,易仙随后飞身而上,半途中拽住庆全的手臂,旋轻一掰,向前一推,只听得庆全口中发出一声旷野般地哀嚎………

  “砰!”庆全硕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荡起了一阵尘土。

  “莫动唉,个熊的,疼亡老子了”周围几个手下想上去扶他,沒承想刚碰到他的胳膊,他就疼成这样。

  他这么一喊,将几个手下给心下一诧,在那里扶不是,不扶不是。

  易仙笑然地走过去,挥手,示意那些人让开。

  不知为什么,西寨的这些手下竟这么听话,易仙一摆手,他立时就闪开了。

  …………

  “庆寨主,怎样。”

  “………给………给老子等着”庆全虽然很疼,但嘴巴且是很胜。

  易仙蹲下身,观着。

  庆全一诧,抬头瞧着易仙的眼睛,发现目中带有凶光,一时恐生,旋就不敢嚣张了。

  …………

  “………到底想怎样”

  易仙笑说:“之前说了。”

  庆全咬着牙想了半天,旋一点头说:“行西河河,不要了”

  “怎,那风起酒楼呢”易仙追问。

  庆全摇头说:“这个不行,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这是规矩,人家于银子,咱们就得帮着办事,除非使拿银子的那个人亲自来说才行。”

  庆全刚罢这句话,觉得心下舒畅一些,忽然间冷不丁地觉出一阵寒意。

  庆全诧恐地瞧着易仙的脸,似乎是被吓到了,半天不敢说话。

  …………

  “怎样,庆寨主”易仙问。

  庆全混迹多年,已瞧出來面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虽然心有不甘,但总是命要紧。

  “是,是,答应,什么皆答应”

  听到之后,易仙点头说:“这就是了”

  “既然庆寨主答应了,那就不多斗扰了。”易仙笑着站起來,旋就转身准备离开。

  就这样,在一堆人的注视下,易仙和狂狼就那么轻简地走了出去。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庆全唉怨地叹了口气,旋就被人扶着回到了屋里。

  …………

  易仙和狂狼办罢这件事之后,路过西村之时,恰好遇到了那个老者,不过,易仙倒是什么沒有,这些事,且是使差府來办罢,就当顺便帮着克大人增填点彩头。

  二人回到山庄之后,易仙就使狂狼去休息了。

  …………

  “公子,您回來了”

  易仙见是管伯,便笑着说:“回來了。”

  “公子,宁府有人來了,找公子有要事”

  “宁府里的人”易仙疑惑地问了一句。

  管伯小声说:“是,已使宁府派到这里的护卫辨认了,据说是阁老的随身管家。”

  一听这话,易仙立时说:“在哪,带某去见他。”

  “就在会客大厅里。”管伯。

  “行,那管伯去忙罢”易仙罢之后,就快步朝会客大厅走去。

  …………

  一进门,他就瞧得一管家装扮的人,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着。

  “易公子”那管家倒是认识他,一瞧见他就忙站了起來。

  “敢问阁下是”

  “是老爷身边的管家,公子叫老中就好。”

  “哦,中管家,來找有什么事”

  “公子,阁老失踪了。”中管家。

  “什么失踪了”易仙心下一诧。

  “莫急,慢说”

  中管家想了一下,旋说:“大概两日前罢,克大人來找阁老,旋不知二人说了什么,阁老就跟着他走了。临行前是使人不用跟着,府长大人倒是常找阁老喝酒,沒当回事,可是这皆两日了,阁老一直沒有回來,刚去了官邸,可侍卫说克大人外出公干了,不在官邸,找了官邸的陪堂,陪堂对这事一点皆不知,是实在急得沒法子了,才來求易公子,知您有本事,您帮找阁老行吗”

  听罢这些,易仙的心下立时沉了下去,他始终担心宁逍会有麻烦,但就像宁逍说得那样,至多就是罚俸禄之类的,可现在竟失踪了,此事就非同小可了。

  “中管家,莫急,万且莫急,想下阁老临走之时,且说旁的了吗”易仙问。

  中管家说:“沒有,就和往常一样。”

  “那这样,易某这就派人出去找。同宁府里的人一齐去,稍后某亲自去一趟官邸,既然是克大人将他请过去的,就定得留点什么。”

  罢,易仙是使狂狼带着宁府派來的护卫去找人。

  至于月儿,本來想去,可一会儿易仙要去官邸,月儿去了,这山庄里就无人了。

  …………

  很快,易仙就骑着马來到了官邸,门口的侍卫瞧得是易仙,便纷各照个面。

  “克大人在吗”易仙假作不知克大人去哪了,特意问了这么一句。

  几个侍卫互相瞧了一眼,旋说:“府长大人有事公干,去外地了。”

  “哦,这样啊,那陪堂在吗”易仙旋问。

  “陪堂倒是在,只不过刚出去了。”

  见陪堂不在,易仙只得抱着一试地态度问说:“可曾瞧得宁逍了”

  几个侍卫才明白过來,原來这是來找宁逍的:“易公子,方才宁府的管家來过得,是來找阁老的,但是咱们只是在前几日,瞧得过阁老來过官邸,但后來就不知去哪里了。”

  易仙见问不出个结果來,心下一动,便说:“那好罢,有劳了”

  易仙斗马而离去。

  …………

  走着,易仙忽然勒住马缰,停了下來。

  他突然想到,这件事,是否跟青白、和童他们有关系

  想到这里,易仙懒得往下想了,他定下主意,便返回了官邸。

  官邸的侍卫瞧得他來了,在奇怪,却见易仙将马交到一侍卫的手里,旋就急匆地跑了进去。

  …………

  “易公子官邸不能乱闯啊”一侍卫忙跑过去,一把拽住了易仙。

  易仙一瞧他的扮相,身上且带着兵器,这的确不太合适,旋就说:“得,是无示了,在这是克大人的朋友,既然克大人不在,就去拜访一下他的家人罢。”他一面说,且一面放开嗓门,意思是使所有人皆听到。

  侍卫暗笑一声,忙大声回答说:“是啊,那易公子请自便”

  易仙朝他点头,示意一下之后,便朝里面走了进去。

  …………

  虽然这些侍卫并沒有和易仙搭过多少话,但却皆了解,这年轻人不一般,武学高深,这些自然是克大人无意间走现的,且拐着弯地暗示他与易仙是朋友,这个只得暗示,不能明言。

  这是侍卫瞧得易仙要进去,并沒有仔细盘问的原由。

  …………

  进去之后,易仙是到后院走了一趟,发现这里静悄的,不像往日一般有随从丫环來回。

  走到花园之后,易仙发现和童坐在那里喝茶。

  “和公子,瞧倒是很喜欢喝茶啊,每回來这里,皆在这喝茶。”

  和童被这声音心下一诧,忙坐了起來,转过身一瞧,见是易仙,便沒好气地说:“來干什么,这官邸是能擅闯的”

  易仙笑,瞧左右无人,便走过去说:“和公子可曾见到宁逍了”

  和童摇头,笑着说:“沒有。”

  “那,青白姑娘呢”

  “不知。”

  “和公子,若是见到过宁逍的话,且请定告知,易某不想他老人家有事。”易仙这话虽然瞧似很和气,但阴森地语气,却使和童心下忍不住一颤。

  “易仙,吓唬谁呢告知尔,莫以为和某怕,武高有什么用等回头进京面帝之时,和某告一意图谋害的罪名,瞧尔到时候哭皆沒地方泪”

  和童说罢,似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一般。

  易仙是愣了一下,旋哈一笑说:“那若是不使大人去面帝呢”

  “嗯这话什么意思”

  和童略带紧张地问。

  “沒什么意思,就是随口一提,和公子不必紧张。”易仙。

  “易仙,且敢吓唬若是敢伤和某,到时候朝野就会派万马來踏平此地。厉害?能对付的了万众之阵?”

  “和公子,某的确对付不了万众之阵。”易仙点头。

  和童满意地一笑,随即从椅子上站了起來。

  沒等他站稳,易仙忽然说:“但是对付的了一个”

  这句话差点将和童给吓得歪倒在椅子上,他稳住心神,站定之后说:“………想干什么”

  易仙一面笑着,一面从袖口摸出一把断剑,语气低沉地说:“不想做什么。是说,若是现在斩了和公子,无人知觉,不会有人知罢。”

  罢,易仙且慢地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和童浑身汗毛皆竖起來了,他开始后悔方才不应这般出言,他才想起來,青白可沒在身边,甚至已快两日沒出现了,若是易仙真要斩他,他可真是白丢了命

  “莫乱來”和童一面慢地向后退,一面紧张说。

  易仙瞧得他这幅模样,倍觉笑,好歹是上过紫金殿的人,怎如此胆小。

  “………”

  易仙面上尽显阴森。

  “來人快來人啊”和童忽然大喊起來。

  却是使易仙有些始料不及,呆了片刻,院子外面就闯进來许多侍卫。

  几个侍卫瞧得易仙在这里,很是诧讶,但沒多问,而是对着和童说:“状元公,有什么吩咐吗”

  和童瞧了易仙一眼,旋说:“此人无差衔,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易仙一听,这才明白,原來和童真以为易仙要斩他,特意将这些侍卫叫进來保护他。

  想到这里,易仙反觉诧讶,他怎可能斩亡和童,退一步讲,就算是斩,不可能在这里斩罢。

  瞧得出來,和童这人,狡猾的紧,不会跟他说什么实言,旋就沒耽搁:“沒事,误会了,就是來探望克大人的,既然大人不在,就走了。”

  罢,易仙返身就往回走,速度之快,使众人皆沒瞧得。

  …………

  出了官邸之后,易仙立时去了一趟风起酒楼,告诉掌柜的西寨的事已解决了之后,马不停蹄地赶回山庄。

  …………

  派出去的人皆且沒有回來。

  仅剩的几个随从在清扫庭院,见到易仙來了,便施示问候了一声。

  “皆沒回來吗”

  “回禀公子,沒有。”

  易仙一算时间,且不算长,旋沒进去跟月儿招呼,就离去。

  这一日,可将易仙累得够呛。

  …………

  …………

  …………
    王一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www.as530.cn),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小说排行榜2020 西甲赫塔菲| 算命官网| 大家找算命网| 经典算命风水小说| 周易批八字免费测八字算命| 算命图片搞笑图片 掐指| 抽签算命占卦| 免费算命网最准的网站| 算命准的网站推荐| 算两个人的姻缘算命| 免费测八字算命看命运周易| 在线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 周易算命免费算手机号| 算命小天小说全文阅读| 八字算命免费详批| 经典算命风水小说| 算命软件下载| 算命大师是学霸全文免费阅读| 算命姻缘真实经历| 算命软件准吗| 抽签算命的原理| 免费生辰八字算命详解免费测八字| 免费测八字算命运| 八字算命手机号码吉凶测试|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网站|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一| 算命小说女主现代| 算命电影百度云| 算命真的准吗 知乎| 算命事业免费| 算命真的能信吗| 算命的为什么不给自己算命| 139农历出生日期算命| 算命的人说的话可信吗知乎| 算命免费 运势| 算命准吗有科学依据| 算命先生不给三种人算| 女主玄学算命的小说| 四柱排盘算命带详解| 网络算命最准的大师| 算命app|